排列三视频开奖直播|2017年双色球开奖直播|
筆趣閣 > 武俠修真 > 大道爭鋒 > 第六十章 機算天變不由人

大道爭鋒由筆趣閣(m.xiaoshuo240.cn)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,在線閱讀,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


    江名堂跟隨李函霄來至旁側殿閣之上,他發現這里地勢極高,由此觀去,各派斗法情形可謂一目了然,而少清弟子駐居在此,即便足不出戶,想也不難看到各派之間的比斗。
    李函霄此刻來到了主位之上,伸手作勢道:“坐。”
    江名堂稱謝一聲,在其人對面坐下。
    李函霄也是落座下來,吩咐了一聲,自有陣靈把茶水奉上,他道:“此處有禁制布置,不怕外人察覺,江道兄有什么話都可明言。”
    江名堂稍作斟酌,便正色道:“在下稍候所言,或許有些驚世駭俗,但絕非胡言亂語,還望道友屆時能聽在下說完。”
    李函霄也是露出認真之色,道:“道友請講。”
    江名堂緩緩道:“江某門中有一門神通,能于夢見真,從而查遺補漏,前些時日江某做了一夢,夢中經歷數百年修行,直至元嬰修士……”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暗暗望了李函霄一眼,見對方神情一如方才,沒有任何取笑之意,這才放下心來,繼續道:“更為奇異的是,后來江某種種經歷,無不證明夢中所見俱為真實……”
    此刻他頓了一頓,忍不住道:“李道兄好似并不驚訝?”
    李函霄略作沉吟,才道:“道兄所歷,雖是玄奇,但也是有可能的,尤其是道友門中功法獨特,若不是上境大能所為,那就是得天眷顧,這才有了這等緣法。”
    江名堂連連點頭道:“江某亦是如此以為。”
    李函霄看了過來,道:“只這些本是道兄私事,現下卻來說與李某知曉,可見是見到了什么關隘極大之事,嗯,或許牽連到了此次大比?”
    江名堂不禁露出佩服之色,誰言少清弟子不通世情,這一位只聽三言兩語差不多就看出他此來目的了。
    他道:“不瞞道友,本來江某以為,能靠著這等天降運法多獲得一些好處,然則到了這里之后,許多曾經忘卻的夢中細節又是被記了起來,其中一樁,卻是見得天岳之上血火連天,不知哪里外敵侵入此間,恰好我那時被李道兄所救,這才逃得一命。”
    他在遇到華英翎這些人后,發現其等似都能看出一些什么來,所以原來打算低調行事,能不出頭便不出頭,可是這兩日中,他又做了不少夢,卻不是看到更遠未來,而是“回憶”起了不少細節,知道了這場大比之中,有一場意外變亂發生,著實波及了不少人。
    在得悉此事后,他很為宗門擔憂,很想將真實情況說了出來,可他畢竟人微言輕,就算如此做,想必也很難取信于人。
    本來他是準備將這些道與華英翎知曉的,畢竟這一位對他有指點之恩,更是值得信任不說,且由其出面,想來一切都能安排妥當。
    可惜的是,在他欲圖登門拜訪之時,對方卻已是宣稱閉關了,直到現在都無法見得一面,眼見變故隨時可能發生,也只好先尋到這里來了,畢竟李函霄在夢里記憶中救了他一次,是值得信重之人。
    李函霄考慮了一下,道:“既然江道友蒙我所救,想來我等當時應該是在大比之中?”
    江名堂道:“不錯。”
    李函霄道:“當時李某用了什么劍法?”
    江名堂搖頭道:“當時未曾比成功,方才欲要動手,變故便發生了。”
    李函霄又問:“那可記得李某當時是何穿著?”
    江名堂一怔,皺眉細想了一下,又看了看李函霄,道:“與眼下不同,道友當時所穿,應是一件玄金紋邊道袍。”
    李函霄神情微動,他一拱手,道:“道友可否先留此處,李某去去就來。”
    江名堂也是一拱手,道:“好,江某在此等著道友。”
    而少清駐地另一側,魯知培卻是神色愉悅地走了出來,方才他以討教為名,向那兩位后世留名的少清弟子分別請教了一番,雖然結果是大敗,可也勉強算是攀上了交情,下來待變故發生之前,他只需找個借口躲到這里,并跟著這兩位撤走,想來就不難避過這場劫數了。
    與此同時,天岳之中,連季山坐于自家宗門法座之上,正看著下方比斗。
    余寰諸天修士這幾日也是開始陸續下場,雙方算是有輸有贏。不過他也是發現,山海界中修士,哪怕只是散修小宗,也能和余寰諸天一些大宗派的弟子打個有來有往,特別是山海界修士往往法力精絕,更勝余寰修士一籌。
    這里非是功法緣故,而純粹是山海界修士久沐豐盛靈機,所以才得如此。
    他看得出來,現在情形雖還過得去,可要是等到山海界大派弟子出場,恐怕余寰修士就很難再維持這般局面了。
    正尋思間,他忽然心有所感,神意一轉,落去莫名,卻是見得方羅真人站在此地,便問道:“道友何事喚我?”
    方羅呵呵一笑,道:“只是請教一事,我聽得溟滄、少清兩派弟子已至,不知道友那處準備什么時候發動?在下這處也好一同呼應。”
    連季山搖頭道:“我等目標乃是這兩派英銳,若是庸才,殺之何用?現下此輩既還未露面,具體情形難知,還需等待下去,待時機一至,自會通傳道友。”
    方羅道:“原是這般緣故,那在下便等候道友的消息了。”他一禮之后,便就退去。
    連季山自神意之中退了出來,臉色卻是有些陰郁。
    方才他嘴上如此說,可實際上是因為將消息送出之后,他背后之人出于謹慎,又是推算了一次,卻發現這一回居然憑空多了許多變數,為免出得意外,便令他繼續安待時機。只是至此之后,他每天問話,對面都沒有任何回音,他不知這是何故,所以現下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    這時遠處一道遁光過來,在臺階之下落定,一名弟子現出身影來,揖禮道:“師父,下來斗法,當是輪到我闕垣宗弟子出戰了。”
    連季山沉思片刻,就算現在無法動作,那不妨先在這場斗戰之中,光明正大的剿殺山海界后輩英銳,便喚了一聲,道:“連信!”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
    座下諸弟子之中走了出來一名修士,望來似三旬年齒,渾身上下沒有什么顯眼之處,只是神情格外平靜。
    連季山道:“此戰就由你上前,記住,只許勝,不許敗,”頓了一下,“該如何做,想必你也是清楚。”
    連信一個躬身,道:“弟子記得。”
    連季山道:“好,你去吧。”
    連信當即駕起一縷丹煞,下至一座法壇之上,一名執事道人正等在此地,見他到來,先拿他名號牌符查驗了一番,隨后便揮袖開了一扇陣門。
    連信無有絲毫遲疑,跨步進去,待出來之后,發現自己身處于半天之中,兩邊有不少浮空飛峰,而前面光芒一閃,也是出來一個赤衣修士,其人沖他一禮,道:“南羅百洲,長勝島,顧承文。”
    連信把手一抬,沉聲道:“余寰諸天,闕垣宗,連信。”
    兩人報過名姓后,便就各自退開,對峙片刻之后,便就不約而同動上了手,顧承文這邊算是中規中矩,護身法寶先行祭出,而后以法力神通試探對手虛實,接下來視情況再找尋機會。
    連信卻沒有如此做,他甚至沒有放出護身法寶,只是一招手,一道丹煞遙遙而來,直落在顧承文身周圍,只是一會兒,后者護身法器似受了莫大重創一般,靈光以肉身可見的速度黯淡下來。
    顧承文縱然失了護身法器,可也不代表他沒了斗戰之力,但法寶驟然被破,難免也是心神慌亂,露出了一個極大破綻,連信一見,果斷抓住這個機會,打出一道威能驚人的青芒,霎時就將其人半個身軀炸裂,血肉紛飛之中,朝下載倒下去,還未落到底下,就有靈光飛來,只是一閃,便將其挪去不見。
    諸派大比,非是生死較量,自是不容許攻殺性命,但是比斗之中要是限礙太多,也是不容易發揮真正實力,所以關鍵時刻,自有看護之人出手相救。
    連信也沒打算將對手殺死,他所要做的,就是設法毀壞對手的根基,這樣既不用殺敵性命,還能順勢打擊壓山海弟子的心氣。
    場中遁光一閃,先前那一名執事道人出現在那里,其對連信道:“尊駕可要繼續么?”
    連信道:“方才那位道友手段實屬平常,連某也未曾折損多少法力,愿再領教山海界各派道友高明。”
    他這等態度落在山海各派眼中,自是引來不少不滿,頓時又有一位弟子上前與他斗法,可沒想到,同樣沒能支撐多久,就被擊敗。
    隨后又有不少人上前邀戰,然而這一番比斗下來,竟然無一人能勝他,且最后結果無不是寶毀人傷,而且敗者說得上是格外慘烈,不是缺手斷腳,就是被轟半個身軀。
    需知修道人在未曾斬卻凡身之前肉身乃是渡世之筏,輕易損傷不得,斷肢縱然能重續了回來,也是十分可能損及根本的,于修道很是不利,宗門在有選擇的情況下,定然不會再著重培養這些弟子了,所以這些弟子未來道途無疑將變得十分渺茫。
    盡管如此,卻也未曾嚇住各派修士,紛紛派遣弟子上去交手。
    可是連信之實力,委實超乎想象,其一連贏了三天,擊敗不下二十余名對手,一時風頭無兩,或許知曉小宗弟子不是其對手,所以到了第四天,終是有大派弟子下場了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

筆趣閣(m.xiaoshuo240.cn)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大道爭鋒最新章節內容,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!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:m.xiaoshuo240.cn

排列三视频开奖直播
江苏十一选五最新开 虎扑篮球中国篮球论 澳洲幸运10微信大 黑龙江福彩p62中奖号码 pk10微信群 足球推荐分析专家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介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天猫配资 好运南京麻将下载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