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列三视频开奖直播|2017年双色球开奖直播|
筆趣閣 > 武俠修真 > 大道爭鋒 > 第兩百六十二章 試問何途可登天

大道爭鋒由筆趣閣(m.xiaoshuo240.cn)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,在線閱讀,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


    ,張衍在接下來時日內,不再外出,而是清寰宮中精研功法。
    為了避免破境之時被外來偉力扭轉自身認知,他必須要多準備幾個后手。
    其中之一,就是將凝聚念思,并將之投入反天地中。
    此刻在他神意之中,誕生出一座座界天,而后無數星辰自四面八方匯集而來,最后凝為一點,不過這只是一個開始,接下來,周圍一切暗沉混沌之物亦是往此中沉陷。
    此間很快過去億萬載歲月,但他意識始終沉浸其中,并維系這一點不墮。
    在他感覺到聚無可聚,凝無可凝之時,就知已然到到了一極限,再若下去,那便是另一種變化,甚至連原來念思也會散去,這就非他所愿了,于是把手伸出,目光落于其上,少許片刻,已是將之觀照出來。
    看去他手中空空如也,好似沒有任何東西,可實際在那極細極微之處,卻有停佇著一粒幾無法辨別的微塵,其承以無窮,載以無量,可又元力內斂,無一絲泄露于外。
    此物便好若在念思之外包裹上一層堅殼,使得那一絲本我被牢牢護持在內。
    可如此還遠遠不夠,若現下與那天外偉力對抗起來,他以為十有八九是難以敵過的,此物再是堅牢穩固也可以被消磨打穿的,所以他此回選擇,并非是要強項硬扛到底,而是選擇走那寄托路數。
    他輕輕一揮袖,此物就落去反天地內,沒有多久,就與諸多與莫名之物混合一處,并化入其中,再也沒有任何痕跡可尋。
    這般左后,破境時一旦遭遇試圖扭轉他認知的外力時,其就會帶動整個反天地的無窮莫名之物助他抵擋,要么對方將此一舉磨滅,否則難以撼動。
    其實這里還有另一個倚仗,雖是他前次沒有在這里尋覓參神契下一重功法,可反天地內一定還藏有魔藏主人的隱秘,否則等到功行修持到家時,沒有上法傳心,就不可能再進一步往下修行了,所以要將反天地徹底壓倒的話,那除非能將魔藏主人的布置一同抹去。
    可這終究是屬于借力,而且結果并不能確定,誰能知曉魔藏主人會如何做,萬一退讓,那就當要受那偉力擺布了,所以最終還得依靠自己。
    他先自神意之中退出,把氣機稍作整理,隨后再次轉入其中。
    此番要推演出一門功法,此能夠維系住自我本來,并使之能完全融合入原來道法之中。
    而且在他設想內,這門道法當不止用于防備那扭轉認知之力,還應當融匯有其他作用在內,這樣方才不顯得多余,甚至平常也能夠為自己所用。
    他法力成就無空無量之境后,已是近乎無所不能,除了還無法牽涉到上境外,現世之中似乎已沒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了。
    但是能做到不代表沒有短處,所以他此回決定作法避過。
    這道法說來也是不奇,也有對手乃至同道用過,甚至一些法寶神通也具備此能,籠統而言,此便是托愿之術,又有一稱,便是“立因見果”。
    譬如對付一個敵手時,他實力壓過其一頭,但又無法迅速解決,那么再得此道法后,只要能夠在未來確定可以擊敗或者殺死其人,并且有極大可能做到時,那么就可以在瞬時之間得到結果。
    譬如太一金珠之能,他想要做到也是不難,但他畢竟非是法寶,開始無法如其一般一氣轟擊出來,需要先在神意之中觀想,并推算出運使之法,方能如意,而若有此法,則便可繞過這一關,此般就能近乎完美的調用自己一身無盡法力。
    不過世上沒有平白無故得來的好處,所以這里面要耗用的法力神意非但半分不會少,反而會更多,故現下而言,只有他一人能夠運使,換了旁人到來,就算知曉如何修持,也無法做到。
    在神意之中推演出這門法訣后,先是融合于原先道法之內,隨后就把心神沉浸入殘玉之內,并把現下此身之映照凝定于此。
    做完此事后,他自里退了出來,又開始著手下一件事。
    在離去之后,門人弟子無人庇佑,就需得留下一具分身,一般真陽分身肯定是不足以擔當此任的,這便需要他傾注足夠力量。
    他神情一肅,過去片刻,在那無窮法力在推動之下,半載之后,漸漸有一個虛影自他背后顯現出來,望之卻是一名道人,其形貌與他有七八分相似,其人緩緩站了起來,而后走到了臺階之下,并在大殿之上立定。
    只是分身畢竟只是分身,自其凝化出那一刻起,氣機便在持續削弱之中,可以想見,終有一日,其會完全消失,而因為其沒有存世根基之故,法力越是強橫,反而消亡的越快。
    他不確定自己能何時回來,要是這分身提先一步消失了,卻也不妥,于是把手腕翻轉,伸得一指出來,片刻之后,自虛空之中漸漸生出一滴精血,并停留在指肚之上,此是自力道之身上索取而來。
    他輕輕一彈,就將之送入了分身之中,并很快與那渾厚法力融合為了一體。
    若說先前分身看去有些飄忽不定,現在卻是猶如他人自身坐在這里一般。
    從此刻起,這分身兼具氣、力二身之長,不但能運使靈機,還能夠煉化莫名之物,這便能夠長久存在下去,且其實力并不亞于一名尋常真陽大能。
    他沉吟一下,一揮袖,一道白光飛入了這分身之內,卻是為確保穩妥,將那陰陽純印留拿了出來,交予這分身持拿,同時開口言道:“我不在時,便由你來替我鎮守那諸天部宿了。”
    那分身打個稽首,身影一轉之間,卻已是在玄淵天中開辟了一座洞府,并在此落定下來。
    張衍對那里望有一眼,微微頜首,便就收回目光。坐有片刻,便輕輕一扣指,便有一聲鐘磬之音響起,殿下靈光閃動,卻是第三次將那萬闕道人放了出來,這一次他卻沒有把此人再視作囚徒一般,而是伸手一抬,作勢朝旁處一引,道:“尊駕不妨坐下說話。“
    萬闕道人也不客氣,在客席之上坐定,道:“尊駕此次喚我出來,卻是想問什么?”
    他很是清楚,似張衍這等人,絕不可能因為他幾句話就這么打消了原來主意,哪怕礙難在前,也會千方百計找尋辦法,這次找他出來,一定是想知道更多。
    張衍端坐臺上,看著他道:“聽得尊駕那日所言后,貧道回去深思之,卻是認為,若是辦法得當,當是可以避過那些兇危。”
    萬闕道人聲息一頓,隨后緩緩道:“哦?那卻要請教了。”
    張衍微微一笑,道:“說來此也非貧道所想,那辦法實則便在尊駕上次所言之中,我聽道友曾言,你在窺望上境之時,曾將自身一部寄托于布須天內,既是如此,也就是說,尊駕知曉,布須天之力當可助自己對抗上境之阻,是也不是?”
    萬闕道人沉默一會兒,才道:“此事固然可以,可一旦失敗,布須天偉力也難以遮護周全,誠如我先前言語,尊駕執意為之,最好也不過是重蹈我之覆轍。”
    張衍言道:“可若成就上境呢?成就上境之后又會如何?恐是道友也是無法確定,那些言語,也只是推斷罷了。”
    萬闕道人抬頭望了過來,沉聲道:“尊駕當知,在我輩眼前,未來與推斷本就是一線之隔,若非如此,我又豈會在即將成就之時強行退回?且我失去正身一事,豈不是證明了我此前推斷?”
    張衍笑了一笑,他一揮袖,主客之位上便各生出一杯靈茶,只那氤氳馨香,便令人靈臺為之一凈,他道:“此是上次貧道去往豐闡上尊洞府時,其童兒所奉之茶,此有凝塑法體之用,尊駕不妨一品。”
    萬闕道人沒有拒絕,當即端拿起來,飲了一口。
    以往他擁有布須天無盡偉力為依托時,自是用不到這些東西,可現在不過殘損精氣所化,自身時時刻刻都是流逝,而這靈茶乃是豐闡所栽種,卻是十分有利于穩固法身,只要他還不想就此消亡,那就不得不收下這好處。
    張衍此刻不再去糾纏方才那話題,轉而言道:“貧道始終有一事不明,過去不少前賢大能都是尋覓上境之道,可從未有人當真成功過,甚至連那門關都似無人觸摸到,而尊駕算是唯一一個攀登上去,如今卻又留存世間之人,那么尊駕可能為貧道解惑,那登天之法,是從何處得來?”
    他以為世上之事,沒有什么會是無緣無故變化出來的,萬闕道人能夠做到常人所不能,這里面一定能夠找到根由。
    萬闕道人言道:“原來尊駕是要打聽此事,我過往一些識憶,大部分都是隨正身而去,眼下所知,恐怕并不能令尊駕滿意。”
    張衍笑道:“能記得多少,便言多少吧。”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就算此人識憶中遺落了許多東西,可關于上境之事,那是必然記得的,因為這是最為關鍵之物,此人一定會千方百計留住,不至于全都散失了,而這些,也正是他所欲知曉的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

筆趣閣(m.xiaoshuo240.cn)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大道爭鋒最新章節內容,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!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:m.xiaoshuo240.cn

排列三视频开奖直播
山东11元选5走势 qq游戏麻将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 欧冠 金十数据 温州麻将规则 麻将二八杠的技巧口诀 河南11选5最新开奖 香港赛马资讯 基金配资比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