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列三视频开奖直播|2017年双色球开奖直播|
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唐朝工科生 >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失望
    对君王来,李世民此刻是有点失态的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也是?#34892;?#35815;异地瞄了一眼丈夫,然后看着一脸奇怪的张沧,竟是莞尔一笑,开口道:“你母亲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?#27088;?#19979;,母亲大人还算康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啊。”

    微微点头的长孙皇后看着张沧那张脸,也浮现出了不少回忆。如今那个曾经的长安少年,也是?#35828;?#20013;年了吧。

    一眨眼,居?#27426;?#21313;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沧,代母亲大人谢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很是满意地点点头,“你很好,麻城剿匪一事,?#38405;?#32966;魄;新息县往来,?#38405;?#26234;慧。能得两位亲王赏识,这不是一般?#22235;?#22815;做到的,且你单枪匹马,放在旧年前朝,也是一时豪杰。”

    听了长孙皇后的话,张沧情不?#36234;?#22320;又微微欠身拱手。

    葫芦里卖什么药,张沧搞不清楚,不过对于长孙皇后,他是十二万个小心。

    京中只要是有头有脸的女子,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而且同一个位子上,往往女子要比男子优秀得多,多得多得多。

    因为她?#19988;?#20184;出的努力,本就是男子的数倍,才能达成同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环境使然,于是造就不凡。

    李世民没有介意老婆“越俎代庖”,前方站着的康德像一尊泥塑的菩萨,一动也不动的,仿佛周围的对话,他一句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世人都道,乃父有类王巨君。今时观汝只身赴京,谣言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却让张沧身躯一颤。

    他不是因为长孙皇后话里话外的恐吓,而是因为他很清楚,自己老子比王莽高到不知道哪里去。

    在张沧看来,似王莽这等“崇古”废物,匹夫一怒就能让他报销,那些个把王莽推上舞台的老世族,也不过是一只只只会敲?#20431;?#39635;的僵尸。

    不堪一击!

    ?#27426;?#24352;沧也清楚,自己即便明白这些道理,可内心的野心、欲望、本能,跟那些敲?#20431;?#39635;的僵尸,也无甚差别。

    眼前宝座之上的两个?#31508;?#22307;人……也是僵尸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而长孙皇后“谣言不攻自破”,不过是又一次让张沧灵醒过来,自己的老子,那是生打僵尸的狂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目光如炬、明见万里。”

    张沧不卑不亢,冲长孙皇后道。

    “你比你大人知礼!”

    李世民突然提高了音量,眼神依旧厌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顿了顿,李世民又道:“他生无礼!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张沧没有接话,毁谤君王其实问题不大,毁谤亲爹问题就比较大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眼前的这位皇帝,杀储君亲王兄弟问题不大,自己武德皇帝是因为失德所以禅位,那就问题很大。

    武德皇帝禅让帝位,那是因为身体不太好……这才是合格的理由。

    哪怕八十多岁的李渊还活蹦乱跳,哪怕八十多岁的李渊嘴里也没几颗牙了,还能日啖牛肉丸好几颗,还是手打牛肉丸,特筋道的?#20405;幀?br />
    “不但无礼,还无耻,更无德!他就是无德,所以才以此为名!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嗯!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连忙?#20154;?#19968;声,提醒丈夫不要太失态。

    果然,见老婆投来不悦的眼神,李世民顿时轻咳一声,收拾了心态,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帝王气度。

    而张沧对面,背?#23472;?#20108;圣的康德,终于?#25104;?#22823;变,双眼圆瞪,嘴巴微张。作为?#25226;说場?#22836;子,康德知?#20048;?#20154;对张德有怨念,可万万没想到怨念如此深重……简直了。

    超出了康德的想象。

    要是换作别人,康德一定?#20248;?#25329;火,配合皇帝出口气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19968;想起修洛阳宫时候,张德那乐于助?#35828;?#31505;容,康德的表情就逐渐凝固。

    张沧也不知道自己老爹到底是干了多么“怒人怨”的事情,才?#23835;?#36126;观大帝这样的不顾身份,当着别人儿子的面狂喷……

    “今年已有十八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十八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却是个少年英才,较之乃?#31119;?#19981;输当年。”

    “沧,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张沧低着头,表情有点不好看,他大约能猜到长孙皇后想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隐约间,他察觉到偏殿似乎有人行走,不多时,就有一个华服丽装女人走了出来。即便没有抬头看,张沧也知道,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,因为二圣在朝,她?#21019;?#25671;大摆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阿耶,怎地拖了恁久,随便问问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气恁热的,你带大哥出来胡乱走动作甚?”

    李世民突然就从皇位上站了起来,?#27815;排?#22823;的身体,往一边乐呵呵地伸手喊道:“哥儿,你手里拿的是甚么?给大父看看?”

    “大?#28014;?#21507;。”

    有个小屁孩松开母亲的手,从一侧扶着?#29238;耍?#36393;着台阶走上宝座。

    怕他摔跤,长孙皇后也是连忙起身,伸手抱过去:“慢些、慢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?#31119;?#32473;。”

    小屁孩绕开长孙皇后,钻到李世民那边,将手中的透紫发黑的东西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竟是满满的一把桑果,果实长大不,汁水也相当的丰满,小屁孩手中有个竹篾做的提篮,里头还装着不少散开的?#25165;?#23376;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坐大父这里。”

    将小屁孩抱了起来,张嘴一口吃掉塞过来的桑果,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美味还是如何,李世民笑得极为灿烂,和面对张沧时候的面孔,简?#31508;清?#24322;非凡。

    “这哥儿,怎地跟二郎这般亲近,这世上只见跟祖母亲的,倒是少见往糟老头子身上凑的。”

    ?#22253;眨?#38271;孙皇后扭头看着站到一旁的丽装女人,“丽质,莫不是你教的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教呢,他便是野性十足,我教过的东西,一概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略略略略略……”

    小屁孩躲在李世民的怀中,冲母亲不停地吐舌头翻眼皮。

    “下来!”

    李丽质怒喝一声,伸出手指指着小屁孩,显然是准备抽他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何必何必,小郎恁大懂个甚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生的灵性,莫要打没了。你在隆庆宫,便是这样带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不听话就打,难道不对吗?”

    李丽质的话让二圣?#35805;?#27861;反驳。

    “如此管教,怕也是不妥,不若带去京?#20146;?#19978;一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也别想!”

    李丽质拂袖喝了一声,然后转过头,看着大厅中孤零零站着的张沧,慢慢地踱步走了过去,仔细地打量着眼神向下的张沧,感慨道:“十二姑姑真是好本事,居然生了这么一个跟大郎一模一样的人物出来。只?#19978;В?#24046;了他父亲太多,一副两京勋贵的模样,当真是让人厌恶。”

    明显很失望的李丽质没有再看张沧,而是转身问李世民:“临近暑假,阿耶可要去学宫给学生训话?”

    :。:
排列三视频开奖直播